微信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查看: 2126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江一燕:公眾號是我的一場旅行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8-23 10:19:16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生活圈制作
江一燕這個名字,在公眾號文章中曾經很“火”。
很多人對她的印象,或許就是從一系列討論她如何去山區支教做公益的文章中開始。在公眾號還有“點贊數”統計的時候,這些文章可以獲得“十萬加”點贊。

而在那時,處于熱烈輿論中間的江一燕,似乎跟社交媒體是非常疏離的。


她沒有因為“爆款文章”而變成“爆款藝人”,反倒是越來越安靜。 在人人都發力的暑期檔里,她在準備TED×Suzhou關于保護野生動物的演講,不施粉黛,把自己關在小房間里一遍遍過演講稿。 “我不會考慮紅不紅,而是看自己快樂不快樂。工作只是為了讓我找到我自己,請允許做我自己。”


但這使得江一燕和公眾號結下了一個“前緣”,原來“公眾號的能量有這么大”。2017年,江一燕開設了微信公眾號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。 “我愛讀書、旅行,走走停停。我愛光影,喜歡用鏡頭記錄這世界的美好,我喜歡孩子的笑臉、母親的擁抱,如果他們藏在黑暗的角落,我希望送去愛的陽光。”這是她第一條推送的開篇。

△ 掃碼查看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公眾號


為什么要關心遠在天邊的事?

江一燕出道時的標簽是“文藝女青年”,她總是化了妝也仿佛沒化妝,嘴里時不時冒一些過于“文藝腔”的表達。這樣常常被說成是:做作。

但那是很少有人知道,早在2007年,江一燕就在選擇一種跟其他明星不太一樣的生活方式——支教。
那一年,江一燕在拍戲時看到貧困大山里的生活,決定去支教。在大山里的孩子,對“明星”兩個字沒有概念。他們好像知道小江老師是明星,又不知道什么是明星。

孩子們寫給江一燕的小卡片上甚至有這樣的話:“我一定要努力學習,要做一個像小江老師這樣好的明星。”在山區孩子們的概念里,明星大約是跟老師、工人、農民一樣的職業。

現在,江一燕以山區支教為主的爬行者公益團越做越大,借由微信公眾號的平臺,江一燕的公益活動不僅停留在溝通物資、教師支持上,更會關切到孩子心理健康、提供咨詢服務。

前幾年,江一燕因為攝影,又注意到一件似乎和自己無關的事情:非洲野生動物的生活狀況。她曾經親眼看到“犀牛被割去大半張臉只為了獲取犀牛角”,于是,江一燕又在中國和非洲之間不停往返起來。她辦起野生動物公益攝影展,為野生動物們奔走呼號。她說自己還要導演一部以非洲有關的電影,自己動手寫劇本。

最近,江一燕的視線里還多了一樣:環境保護、垃圾回收話題。她化身記者,采訪了倡導“零浪費生活”的中國第一人——余元,探討起更綠色的生活方式。

很難想象,一個女明星有如此高的能量“不務正業”。

一路寫著,就寫到了公眾號

開公眾號對于江一燕來說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。 “我不是那種特別侃侃而談的藝人。”她說。 江一燕認為,文字是一種更適合她的表達方式。有了微信公眾號,社交網絡上有了一片依然能用長文字記錄和表達的空間。 博客時代的江一燕就有堅持寫博文、寫散文集出書的習慣,當出版社負責人素姐聯系到她問要不要做一個公眾號時,她很快就答應了。 “我覺得確實它是會適合我的一種方式,所以這樣就開始了。”


運營公眾號之初,江一燕也曾凡事追求完美,就連后臺的排版、P圖、視頻都要自己親自動手,還立下“日更”的目標。但運營起來,江一燕才知道其中的繁瑣和不易。 像每個公眾號運營者一樣,真實地運營起來,才知道質與量是多難平衡的事情。


現在,江一燕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節奏。重要的是“寫每一句話都是由心的表達。”  雖然是有著日更的目標,但完不成也沒關系,自己要是沒有想表達的,就寧可停一兩天以換來好的文章呈現。 最開始,公眾號是感性的,用于記錄自己想說、想玩的東西。但是最近,江一燕覺得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需要像一個小孩一樣,需要不斷成長。 慢慢地,她和團隊商量著,公眾號應該從感性到理性,有多一些社會責任,帶給讀者能量。“我們會義務去轉一些充滿能量的文章,我自己也會在里面更多分享關于環保的理念。”


除了文字以外,本來就喜歡攝影攝像的她,用視頻和vlog分享自己行走在世界上的感悟,時不時用語音的形式與粉絲進行互動。 “在公號里面其實也可以做一些展示,有不同狀態的一種分享,就讓它更加多元、更加豐富。一個東西如果每天都一樣你也會厭倦,公號也是這樣,要不斷的往前走,更加適應當下大家感興趣的東西。” 就像一個孩子,“現在是初中生的階段,然后要變成高中生、大學生,還要變成一個真正有社會價值的人,它還需要探索。”

真的東西永遠可以打動人

“時間縫隙”,是這個微信公眾號在江一燕生活里的定位。各種各樣的事務中,還有一點點縫隙,是留給自己和朋友的。

“通過‘縫隙’二字你能想象到那個畫面,在一個屋子里面,有零星的陽光灑進屋子,然后照在你身上,它不是很濃烈的,但是它足以溫暖你。”

2017年5月11日到今天,兩年多的時間,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積累了50多萬的讀者。這個數字還挺出乎江一燕的意料,因為她一開始認為自己的表達或許有點小眾。

可是后來卻發現,公眾號的讀者居然囊括了很多不同年齡層的人,甚至她同學的媽媽,一位50多歲的阿姨,也是她公眾號的粉絲。

“圈粉”似乎不是目的,江一燕把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當做一塊自留地,分享攝影、旅游經歷,親手寫下給災區孩子的文章、與公益人士進行訪談對話。支教老師們接送孩子們上學、為孩子理發、用摩托車運送物資,這些平淡普通的小事都能被讀到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江一燕一直告訴自己,要相信真的東西永遠是可以打動別人的。
這兩年來,江一燕不斷感受到自己和讀者的雙向交流、共同成長。

讀者們在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中得到啟發,甚至有人因此改變了生活軌跡。江一燕前段時間去做山區孩子夏令營,就發現一位60多歲的支教老師正是她的讀者。因為江一燕公眾號的支教文章,這位老師放棄了在上海很安逸的生活,到云南山區里面做支教老師。

無意中,“小江的時間縫隙”也變成了一個公益事業的交流平臺。有時江一燕會翻翻后臺的留言,還會刊登出讀者的投稿。她覺得讀者很多寫得比自己的文章還好,還常常從讀者的留言中獲得力量。
“在自己覺得比較疲憊的時候,我真的會去翻看,他們的很多想法、價值觀跟你特別契合,這就是一種無形當中的認同。在這個平臺不光是我在分享,我也需要大家給我溫暖。”


公眾號是什么呢?

江一燕的答案依然是文青調調:一場旅行。

“我一直在找尋我自己,我并不能定義我自己,而是你不斷的往前走,你不斷地去發現。這就像是我喜歡做旅行一樣,一直都是在遇見。”

現在回頭看公眾號,江一燕也看到了自己的心路軌跡,自己的心情一直變化。而這種變化,又激起江一燕更大的好奇心。

編者按

“微光”是微信派推出的人物欄目,專注為大家帶來微信上那些具有閃光點的人和事。

在公眾號作者里,明星是一個特殊群體。撕下“明星”標簽,他們在公眾平臺表達自己真實想法、展現真正擅長的東西。我們稱他們為明星先鋒。

本期明星先鋒,微信與蘿嚴肅(id:missluobeibei)共同帶來江一燕的故事。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微信邦網聯系QQ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魯公網安備 37082802000167號|微信邦 ( 魯ICP備19043418號-5

GMT+8, 2019-11-8 22:18 , Processed in 0.19401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Wxuse Inc. | Style by ytl QQ:1400069288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赛马会图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