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查看: 39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央視點名“三宗罪”:瓜子如何直面問題?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8-24 09:33:29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生活圈制作


最近,瓜子二手車可謂冰火兩重天。

8月19日晚上,央視《經濟信息聯播》劍指瓜子二手車。報道中稱,部分消費者在瓜子二手車平臺上購買的車,檢測報告中顯示車況完好,而現實中卻存在諸多隱患。

“瓜子之殃”不止一例。

央視措辭嚴厲,指責“瓜子二手車259項檢測形同虛設”,其中所涉及的車輛“貨不對板”,“售后服務維權難”三大問題。

最近,關于瓜子二手車將要“0元借殼上市”的傳聞還余音在耳,轉眼之間瓜子二手車又置身輿論的風暴之中,算得上悲喜相逢了。

其實,創立近5年的瓜子在二手車市場的激流當中,曾掀起過無數熱議。最為外界熟知的,恐怕還是孫紅雷代言的一遍又一遍洗腦式的廣告。二手車市場數年沉浮,喧囂而又嘈雜,央視此次揭露問題的也只是冰山一角,水面之下,暗流洶涌。
瓜子“三宗罪”

此次央視列數了瓜子二手車的“三宗罪”:

一,259項檢測檢測標準形同虛設,事故車輛大行其道;
二,平臺承諾與實際情況情況不符,發生“貨不對板”情況;
三,售后服務缺乏保障,消費者維權舉步維艱。

根據央視報道,今年3月份,山東的楊先生在瓜子平臺上花了9萬多元購買的二手車,剛剛上路就出現了問題,楊先生五次將車交給瓜子復檢,結果均表示沒有問題。

為了核實情況,楊先生親自打電話給保險公司,通過查詢發現,該車輛有過多次出險記錄,是一臺涉水車,當時保險賠付金額為90841.60元。

之后央視又接連報道另一則案例,去年韓先生在瓜子二手車購買一輛車,之后發現瓜子宣傳與實際購買車型不同,并且瓜子的銷售人員始終不承認型號有誤,堅持稱鑒定結果無誤。

最荒誕之處在于,消費者想要上門協商,瓜子工作人員卻像躲貓貓,僅僅留下幾條隱秘的線索,對于售后部門的具體地址均語焉不詳。

瓜子怎么了?

2014年瓜子二手車成立,帶著互聯網的福音,以革命者的身份進入到二手車流通領域。其寄希望于互聯網技術,減少信息的不對稱,縮減車輛流轉次數,減少中間流通費用。并且宣言可通過259項檢測流程,只收取3%的服務費,1年或2萬公里的免費質保,且支持15天包退,為這個行業帶來希望之光。

但瓜子的初心,在此次央視的報道中已經難覓其蹤。

其中關于259項檢測標準歷來就頗受爭議。二手車電商為了吸引消費者,打消顧慮,基本上都宣稱自己有著一套全面的檢測體系,而國內尚未出臺官方檢測標準,所以各家檢測的項目各不一樣,但無一例外都號稱有200多項。

這套檢測標準最受詬病的地方在于,既由平臺制定,又由平臺檢測,當運動員的同時還要兼任裁判員,所以公信力可想而知。

而這套檢測標準也不止一次被打臉。

在此次被央視點名前,瓜子就因為檢測標準而鬧得沸沸揚揚,甚至廣告代言人孫紅雷也因此而躺槍。

據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道,沈陽的孟女士在瓜子嚴選直賣店,購買了一輛二手車。銷售人員多次保證“原版原漆”。但在年檢時,卻被告知該車輛涉及重大交通事故尚未結案,以至于無法過戶。

同樣因為協商未果,孟女士打算將瓜子平臺和孫紅雷一起起訴至法院,她憤懣的說,“孫紅雷一直是我的偶像,之所以選擇在瓜子買車,很大程度上是對偶像的信任,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我對他很失望。”

由此可見,瓜子當前的259項檢測標準并不具備公信力,所以央視才會指責“形同虛設”。

而除了央視列舉瓜子的“三宗罪”外,瓜子在交易過程中也存在諸多貓膩。

曾有前員工爆料稱,平臺的C2C直賣業務利潤太低,在實際操作當中,業務員會想辦法讓車主放棄直賣的方式,加入到瓜子嚴選店。

通常的做法是,在約定的期間內,公司不會上架車源,即使有人約定,也不帶客戶看車。瓜子平臺運用自己掌握渠道壁壘的優勢,讓交易被迫在嚴選商城里完成。

直賣與嚴選的區別在于,直賣只能收取3%的服務費;嚴選店則可以向買家收取9%服務費的同時,還可向賣家收取3%的服務費。

宣傳中稱要為車主和賣家省錢的瓜子,這波操作如何談得上為了車主和用戶著想?

而且除了服務費之外,瓜子平臺還會收取貸款服務費、GPS、抵押費、保險等一系列語焉不詳的費用。

有消費者爆料稱,在瓜子二手車網站上購車,交付了押金,簽合同時,工作人員拒絕全款支付,要求其必須向第三方平臺申請貸款。

通過金融貸款賺錢,在行業內普遍存在,但前提應該是基于客戶自愿,像瓜子這樣強制要求,恐怕說不過去。

從2016年開始,對瓜子的指控就不絕于耳,出售事故車型,強制分期購買,車源數據造假,檢測流于形式,退款維權難等一系列投訴都在無休止的蔓延。因果循環,這次被央視點名,并不值得意外。

央視當前所指出的問題,其實是以瓜子為首的二手車行業亂象。

在交易過程中,無論是檢測走過場,還是強制金融消費、貨不對板等問題,顯然,瓜子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刻意,可以有著欺騙的味道。

如果本可以避免的事故沒有避免,那就成了放縱,而屢次放縱,那便會掉入罪惡的深淵。如此觀之,瓜子所宣傳“沒有中間商賺差價”實則在打掩護,瓜子和中間商有什么區別?

營銷亂局

瓜子的入局,徹底激起了我國二手車市場的波瀾。

2015年成立之后,短短時間內,瓜子后來居上,超過了先前入局的人人車。憑借著楊浩涌老辣的融資以及營銷手段,瓜子更是利用廣告戰掀起腥風血雨,最終在行業里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。

根據統計,瓜子成立至今,先后經過7輪融資,總融資規模超過33億美元。在強大的資金支撐下,瓜子入局時就用營銷將對手打得措不及防。

戰事沒有停止,反倒越演越烈,最終陷入到了無休止的燒錢惡耗當中。

根據艾瑞深數據顯示,2015年二手車廣告的投放總額超過8.5億元,2016年達到12億元,2017年投放總額超過50億元。今年瓜子宣布用于廣告的費用為20億元,優信、人人車也爭相加碼,新的一輪惡戰即將報道。

無休止的廣告戰背后,是市場難以撬動的需求,而這將為瓜子帶來巨大的考驗。

平臺為了獲取用戶,只有不斷通過廣告砸市場,但囿于二手車行業的高客單價和低交易頻次,獲客成本高居不下,市場推廣成了無底黑洞。

2017年3月,瓜子在宣傳中稱多個城市交易額度過萬,嘗試暫停廣告業務,但四月份成交量迅速滑坡超過30%,部分城市銷量腰斬。隨后,瓜子又重新啟動新一輪的廣告投放。優信二手車的董事長曾表示,“如果沒有瓜子二手車這樣一個對手,優信的廣告費用可能會少投一半。”

除了廣告費用外,瓜子的資金需求遠不止于此。自創辦以來,瓜子在二手車、新車、租車領域不斷加碼布局,而這些業務單元無一不是資金黑洞。

2017年3月,瓜子宣布試水二手車新零售保賣體驗店模式,全國超過80個城市通過場地模式開通保賣業務,每家保賣體驗店面積在1000-5000平米。

通過保賣的方式,可以吸引優質車源,聚集更多的用戶,對于瓜子而言,也可以幫助其加速搶占市場份額。

但線下開設保賣業務,門店、服務都將構成一大筆支出,而且很容易導致車輛無法按時出售,甚至因為新車降價,而砸在自己手里。所以瓜子經常被爆無法按時給車主支付尾款,導致投訴不斷,有業內人士認為,瓜子保賣業務吃力不討好。

除此之外,2018年,根據瓜子的說法,線下體驗店達到100萬平方米,嚴選店超過100家。

2018年,瓜子宣布大規模進軍嚴選店市場,單純依賴線上的交易,顯然難以滿足消費者眼見為實的情結。而且嚴選店還可以為提供二手車交易、售后保障、品牌宣傳、汽車維修等全產業鏈的服務。

但這種重資產的運用,首當其沖是需要資金的血包。

2018年,人人車就因為同時進軍包賣、廣告、網約車業務,最終導致資金鏈緊張,被瓜子迅速超越,當初上演在人人車業務身上的慘劇,還歷歷在目。能否決定瓜子避免人人車慘劇,融資將成為關鍵。

當初楊浩涌能夠帶領瓜子從行業中廝殺出來,與其踩在節點上的融資有著深刻的關系。毫無疑問,當前,在周期之下要想打開融資通道,上市是個很好的選擇。這也將直接決定瓜子能否在二手車賽道繼續擁有話語權。

今年三月份,瓜子二手車獲得了軟銀的15億美元融資,行業預測,此輪融資為瓜子上市前的最后一輪融資。

楊浩涌在2017年就表露了帶領瓜子上市的決心,“對瓜子二手車來說,在上市這個節點上,最好的時間點是2018年或者2019年。”

上市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,并且已經有著隱隱的跡象。

前幾天,大家都被瓜子二手車創始人楊浩涌的一波“神操作”給驚呆了。

據了解,在8月9日軟控股份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袁仲雪與青島西灣不大軟件服務有限公司簽署了《表決權委托協議》,袁仲雪將其所持有的公司的股票1.45億股表決權委托給西灣軟件行使。

本次表決權委托完成后,西灣軟件擁有公司表決權的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5.56%,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將變更為李兆年及楊浩涌。而李兆年,正是楊浩涌的岳父,雙方為一致行動人。

楊浩涌“0元買殼”說法的由來,于是關于瓜子將要借殼上市的傳聞紛至沓來。若上市在即,在這樣的關鍵節點上,瓜子還鬧出被央視點名這樣的幺蛾子,這不是個小問題了。

激濁揚清

中國二手車市場沉浮20年,至今還沒有誕生出一家巨頭,這里寄托著無數人美好的想象。

1998年,國家頒布《機動車交易管理辦法》。在此之前,計劃經濟時代下物資緊缺的情況還猶在眼前,諾大的市場經常一車難求。桑塔納、皇冠等車型對市場擁有著絕對的話語權,通常只能在個體工商戶之間小規模倒賣。

有了規范文件之后,大多地級以上的城市都擁有舊機動車交易中心,職業二手中介也在這個階段形成。此后,中國的二手車市場雛形初現,規模也一步步擴大。2005年,國家允許二手車市場之外成立經營拍賣公司,此后二手車的各類門店和業態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。

二手車互聯網浪潮掀起于2008年。

那段時間,一大批傳統二手車行業從業人員進入到電商領域進行摸索,借鑒于日本USS互聯網拍賣的模式,中國的www. 2sc. com出現,此后車置寶、大搜車等交易模式相繼成立。

戰火在2014年才被徹底被點燃,這一年行業變得喧囂且躁動。人人車、瓜子、優信二手車等一大批交易商蜂擁而入,加入者如過江之鯽,在涌入的資本海洋里,講述各自的故事。C2B、C2C、B2B、B2C、C2B2C等多種商業模式都有各自的信徒。

其中戰火最激烈的賽道,聚集在C2C模式,激戰的雙方分別為瓜子和人人車。

2014年,在投資人的撮合下,58同城和趕集網合并,打了十年的老對手曾經怒目而視,突然之間就成了一家人,每天坐在一起喝茶。

不久之后,趕集網創始人楊浩涌不久選擇主動出局,將目光投向了二手車交易市場,并且將目光瞄向了人人車。

楊浩涌的第一步就是阻擊人人車。楊浩涌左手剛開始組建團隊,右手就停掉了人人車在58同城和趕集網上的推廣,失去流量的人人車頓時危機四伏,李健感慨“狼來了”。

選擇all in 的楊浩涌一開始就申請了兩億元市場推廣費,目標是在兩個月內全部花光。“戰爭一開始就把對方打死”。

2015年9月,瓜子二手車簽約孫紅雷,鋪天蓋地的廣告掀起了廣告戰的序幕,隨后,戰火徹底被點燃。

2015年轉入C端的優信,花費1.8億冠名愛奇藝《跑男3》 ,一舉創下互聯網綜藝營銷紀錄。隨后又以3000萬的價格買下了《中國好聲音“巔峰之夜”》的60秒廣告,播放了迄今為止最貴的一條“鬼畜”視頻。反應過來的人人車,廣告費用也從5000萬元飆升到5億元。

從此,所有的電梯、地鐵通道、商場,呈現著中年男人們的一張張樸實無華的臉龐,真誠的眼神共同寫著:沒有中間商賺差價。

在各家的無休止爭奪中,戰火蔓延的越來越廣,在廣告牌的爭奪外,口水戰也愈演愈烈。

2017年11月,人人車起訴瓜子二手車虛假宣傳,索賠一個億。2017年12月,瓜子二手車起訴人人車使用“買車0首付,三天包賣”等不實的宣傳語,以片面性、歧義性語言進行宣傳,造成相關公眾誤解,構成不正當競爭中的虛假宣傳,并向人人車索賠1000萬元。

2018年瓜子在C輪融資前,大搜車創始人姚軍紅寫了3000多字的實名信,控訴瓜子欺瞞投資人,大談打砸廣告方式的弊病。

各家公司的公關黑稿滿天飛,公司會議室里發現竊聽器更是常態。

四年激戰,巨頭仍未誕生,二手車市場仍然方興未艾。有人徹底倒下,宣布破產;有人實力不濟,最終選擇偃旗息鼓。

但環顧戰場,基本格局已定。優信、瓜子、人人車、大搜車等幾家頭部各自為營,割據一方,磨刀霍霍。

放眼整個行業,頭部們忙于搶占山頭,眼下卻是一片混亂。

二手車電商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市通過互聯網帶來的商業模式創新,是架設在供需雙方之間的橋梁,其初心便是消除信息不對稱,通過技術來改變傳統市場的弊病,在服務用戶和盈利之間達成雙贏,與市場共同發展。

但是,眼前光景卻是亂象叢生,瓜子們為了擴大規模,增加交易數據,為了贏得競爭,而不惜犧牲用戶的信任為代價。長此以往,它們帶來的不是市場良性的發展,反而在供需之間樹立另一面信息之墻。

瓜子二手車此次被央視點名,一定程度上也給行業敲響警鐘。瓜子隨后也對央視的點名做出了整改的回應,但結果如何,還需拭目以待。

二手車電商經歷了五年的廝殺,這個行業依舊彌漫著血雨腥風;萬億的市場抬頭可見,但彼岸又被山海所阻隔。從混亂走向秩序的過程中,每一次失誤,都要付出千百倍的代價。

瓜子們作為行業龍頭,要知道,守住底線,建立規則,做好服務,才是正道。
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
收藏收藏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微信邦網聯系QQ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魯公網安備 37082802000167號|微信邦 ( 魯ICP備19043418號-5

GMT+8, 2019-11-8 22:46 , Processed in 1.764509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Wxuse Inc. | Style by ytl QQ:1400069288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赛马会图标